關閉

當前位置:首頁?>?手機賺錢 ? 正文

「兼職賺錢項目」音樂版權方“躺賺”的時代過去了?

活動 音樂演唱會 狂歡 搖滾 粉絲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音樂先聲(ID:nakedmusic),作者:貳叁叁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音樂平臺不再給保底,很多小的版權公司都死了。”

從彩鈴時代活躍至今的資深從業者老龍在接受音樂先聲采訪時這樣說道。回顧“最嚴版權令”以來的近五年,在大多數音樂行業從業者的認知里,音樂版權方費伴隨音樂平臺的發展一直是水漲船高。但是今年以來,形勢開始變了,在經濟下行的“寒冬”背景下,音樂版權公司的處境也正在發生著變化。

就匠音樂創始人張昭軼曾經在 2015 年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一批六位數的版權庫從最初的百萬級價格,到后來被炒到了千萬元的級別。當時就有媒體指出,在線音樂版權的價格已超出理性的成本,存在很大的泡沫。

那么,四年之后,到了“擠泡沫”的時候了嗎?

政策利好下,水漲船高的音樂版權費

音樂版權市場的價值暴漲與國家政策的推動息息相關。

2015 年 7 月,國家版權局發布《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盜版歌曲大規模下線。截至當年 7 月 31 日, 16 家直接提供內容的網絡音樂服務商主動下線未經授權音樂作品 220 余萬首。其中,百度音樂下線了64. 2 萬首、一聽音樂下線超過 60 萬首,然后是多米 40 余萬首、唱吧29. 8 萬首。而各數字音樂平臺通過購買獨家版權、轉授權,分別建立起各自的版權庫,進而帶動了數字音樂的全面正版化。

而在“最嚴版權令”發布的前一年,各大音樂平臺就已經嗅到了版權要變天的信號,紛紛開始大批量向唱片公司購買版權。尤其是QQ音樂,購買了多家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例如QQ音樂與華納音樂、索尼音樂都達成了獨家版權合作,如果其他在線音樂平臺需要使用這兩家唱片公司的版權,都需要通過QQ音樂進行轉授。 2015 年年底,QQ音樂就向網易云音樂轉授音樂版權 150 萬首。 2016 年,QQ音樂與中國音樂集團合并,最終成立了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以下簡稱“TME”)。

可以看到,在國家版權局的政策推動下,音樂版權市場迅速得到了規范。根據《 2017 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顯示, 2016 年,中國網絡音樂產業行業規模突破 150 億元,相比 2006 年增加了 10 倍。兩年后的  2018 年,中國網絡音樂產業規模突破 175 億元,同比增長22%。

同時,在獨家版權模式下,多家音樂平臺為搶奪版權陷入非理性競爭的價格戰。在音樂平臺和唱片公司的共同助推下,版權費水漲船高。同時,由于版權授權協議一般兩到三年會重新簽訂一次,在賣方市場下,音樂平臺為了避免用戶流失到其他平臺,往往會選擇接受更高溢價的版權費。

11 月 5 日,去年網易云音樂打包售賣周杰倫歌曲的案件終于宣判。判決書顯示,整個杰威爾曲庫有 808 首,TME與網易云音樂在 2015 年 4 月 1 日至 2017 年 3 月 31 日的兩年里,每年的版權轉授費用幾乎沒有變化,都在 870 萬元左右。然而到了 2017 年 4 月 1 日至 2018 年 3 月 31 日這一年期間的版權轉授費用為 18184140 元,上漲了近 1000 萬元,翻了一倍之多。

根據騰訊新聞報道,行業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幸存下來的音樂平臺的版權成本,自 2013 年以來飆升了 50 多倍。據悉, 2017 年TME簽下環球獨家時,版權費從最初的三四千萬美元一度漲到3. 5 億美元現金加 1 億美元股權,短期內飆漲 10 倍。同年,網易云音樂以 2000 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拿到樸樹專輯《獵戶星座》的獨家版權。據傳第二年,網易云音樂又以1. 7 億元人民幣的價格購買了華研音樂的 2000 首曲庫。

這樣的競爭也讓版權公司輕松實現“躺賺”。音樂先聲在對多家版權公司的負責人進行采訪后,幾位從業者都表示,在 2015 年到 2018 年間,版權公司與各大在線音樂平臺的合作模式均為“保底+分成”的方式。音樂版權的定價在當時并沒有參考體系,音樂平臺每年預付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預付款給版權公司,如果播放收益超過了保底費用,再進行一定比例的分成。

根據資深從業者老龍透露,在那個時候版權公司都在賺錢,音樂平臺大量地在賠錢。“一個季度拿到報表時我也會臉紅,因為近 200 首歌曲的播放收益大概只有一兩萬塊錢。老龍說,雖然大部分歌曲的收聽流量并沒有很高,但是音樂平臺依舊按照一個非常高的價格支付給版權公司。因此,也滋生了很多薅平臺紅利的版權公司。

上一篇:「打字兼職」音樂版權方躺賺的時代過去了?
下一篇:「現在什么行業最賺錢」信用卡怎么玩賺錢 信用卡能賺錢是真的嗎?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猜你喜歡


二維碼
龙王捕鱼贴吧